泡沫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。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,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。

旧上海滩首富维克多·沙逊: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

文化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


书写收藏家的故事

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作为人类行为和社会群体的主要活动之一,收藏本身就是一种复杂多元的文化现象,其牵涉到的艺文领域包括文物保存、赞助关系、美学品评以及学科建构等。本系列将以近现代欧美收藏家为例,借由单独人物的叙述报道,试图交织出百年来海外中国文物的历史脉络和鉴藏面貌。

活跃于英国的近现代中国艺术文物收藏家里,多数以经手历代各类陶瓷为专擅强项,例如鼎鼎大名的威廉·巴勒(William Burrell,1861—1958)、乔治·尤摩弗帕勒斯(George Eumorfopoulos,1863—1939)和斐西瓦乐·大维德(Percival David,1892—1964)等人。但极少有人像维克多·沙逊(Victor Sassoon,1881—1961)一般,致力投身于传统象牙雕刻的工艺收藏领域。今年夏季其旧藏进入大英博物馆内,引起一阵热议。到底他是何方人物?收藏品内容为何?值得我们进一步了解与探索

名门家世与收藏历程

维克多·沙逊爵士(图1)是英籍犹太富商沙逊家族的第四代,他善于经商,专营旅馆和房地产等相关事业。沙逊家原本以伊拉克巴格达为发迹地,祖父辈本·塞利(Ben Saleh,1750—1830)曾为该地的首席财政官,后来其子迁移至印度孟买,成立经营国际贸易的沙逊洋行,并在中国、英国、缅甸和马来西亚等地设置分支机构。随着商务持续发展和成员扩散四方,沙逊家逐渐与西欧国家内显要人物结亲联盟,在政经社交界极具影响力,平时他们亦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和艺文活动。从18世纪下半叶之始,沙逊家便是全球最富有的豪门之一,身处于如此优渥的经济条件和广阔的国际视野之下,维克多从小即对商业获益和异国文化产生深厚兴趣。


旧上海滩首富维克多·沙逊: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


1. 维克多·沙逊

1916至1924年间,当维克多的伯父雅各布·伊利亚斯(Jacob Elias,1844—1916)和父亲爱德华·伊利亚斯(Edward Elias,1853—1924)相继去世后,他便担当新沙逊洋行总经理的职位及继承父执辈的爵位封号。自18世纪20年代末期开始,沙逊家族的事业经营重点从印度转移至上海,于是维克多便与家人长期居留中国,并大规模投资房地产业务,直到中日战争爆发为止。在上海一地,他兴建不少现代西式的高楼建筑,包括沙逊大厦、华懋公寓、峻岭寄庐、河滨大楼、都城饭店和汉弥尔登大楼,另外还投资伊扶司郊区别墅与仙乐斯舞厅。其中最负盛名者,莫过于沙逊大厦。该栋建筑始建于1926年而完工于1929年,楼层高达77米,顶端墨绿色金字塔形的铜顶设计,多年来都是外滩的显著标志,这也是第一座采用花岗岩外墙的建筑。其典雅外观加上奢华装潢,曾获得“远东第一楼”的美誉。1956年原设立于大厦中的华懋饭店(Cathay Hotel),易名为和平饭店而被现今大众所熟知。(图2)

旧上海滩首富维克多·沙逊: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


2. 20世纪30年代沙逊大厦内华懋饭店的宣传单

维克多旅居中国期间,通过古董商介绍和友人推荐,逐渐建立起他的牙雕文物收藏。他曾多次往返北京,从前朝满清遗老贵族之处,选购了不少珍稀作品。另外根据维克多侄女伊丽莎白·玛丽·翰弗莱斯-欧文(Elizabeth Mary Humphreys-Owen)的转述,他于1937至1938年间亦从好友悉尼·爱德华·卢卡斯(Sydney Edward Lucas,1883—1970)的手中,获得一大批精美牙雕作品,成为其藏品的主要来源。而沙逊家的一名亲戚赫拉斯·嘉道礼(Horace Kadoorie,1902—1995),在当时也是位著名的远东牙雕收藏人士。受到这些亲朋好友品位的影响和思量自身的声名利益,维克多对于中国象牙制品的收藏活动投入愈深。

1950年维克多出版其牙雕收藏目录,共计豪华精装三巨册,由悉尼担任主编,但并未受到世人的广泛关注与好评。之后他与大英博物馆讨论的藏品捐赠与专厅陈列事宜,也遭逢阻碍而无后续结果。1955年7月25日,维克多和悉尼、伊丽莎白、亚历克斯·马丁爵士(Alec Martin,1884—1971)与设立于巴哈马拿骚(Nassau)的远东提名有限公司(Far Eastern Nominees Ltd.)签署协议,计划筹办一个私人基金会,并把其牙雕藏品纳入管理项目。该小组期待这批收藏能够有益于英国社会与人民,且成为大众艺术教育的有利资源。尽管基金会本身并无任何预算收益,但仍可通过买卖作品的方式,强化此批收藏的专业性和高质量。1961年维克多去世后,伊丽莎白积极介入基金会的运作,她与悉尼两人皆热衷东方艺术,持续向西方世界宣扬中国文物的审美精神。

牙雕藏品精粹

维克多·沙逊牙雕收藏可略分为四类:饰品、雅玩、人像与外销品。其文物年代最早可达商代,晚至清末民初时期。从近年的考古发掘出土文物中可得知,华夏先民远在新石器时代,就已经使用野兽的骨骼、牙齿和犄角等材料制成器物。虽然手法粗劣,但足以反映当时的美学趋向。例如沙逊曾收藏一组四件骨笲(图3),约制作于公元前12至前11世纪的商代,其上端皆以“鸟立高台”为装饰。其中两枚骨笲的鸟冠为锯齿状,顶部以阴刻线条为主,双眼呈微凸貌,这种类型经常出现于安阳地区。之后随着历代源流相继,牙雕工艺大盛于明清两朝,成为中国传统美术中别具风华的特殊品项。由于此款创作媒介质地细密坚实,色泽洁白醇厚,实属精雕细镂的理想素材;若再加上茜色、彩绘或镶嵌及拼接等专门技艺,更能显示牙匠鬼斧神工的超群手艺,屡获宫廷贵族和文人雅士的喜爱。


旧上海滩首富维克多·沙逊: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


3. 骨笲(组),商

专家杨伯达根据文献笔记和实物遗存的情况,把明代牙雕工艺分为两个阶段,以洪武至弘治为前期(1368—1505),而以正德到明末为后期(1506—1644)。前期作品多延续宋元传统,其原料来自国内广东和云南,以及西亚与东南亚等域外地区,皇家牙雕则由御用监造办。后期创作以江南都会区为大本营,如南京、苏州、扬州、杭州、歙州、福州、漳州和广州等地,其雕刻工艺发展空前繁荣。以一座华美精致的桌屏(图4)为例,其是以数件镂空牙雕嵌件组合而成,当中各部中心镂雕神兽白泽,并饰以松树和灵芝等长寿植物。《宋书·符瑞志》曾记载:“泽兽,黄帝时巡狩至于东滨,泽兽出,能言,达知万物之精,以戒于民,为时除害,贤君明德,幽远则来。”明洪武年间确定了官服缝绣麒麟和白泽图像,后演变为富贵吉兆之祥瑞表征。


旧上海滩首富维克多·沙逊: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


4. 镂空牙雕嵌件桌屏,明

明代牙雕文物出现新风尚,经常和竹、木、金、石等小型雕刻器物,被当成文人雅士几案上陈设的清供雅玩。此时也出现闻名乡里的工艺匠师,如朱松邻、朱小松、朱三松、李耀、濮澄和方古林等,他们都是擅长竹、木、牙、犀的著名人士。《太平府志》便有记载:“濮澄,字仲谦,有巧思,以镂刻名世。一切犀、玉、髹、竹器皿,经其手即古雅可爱。”另外还有一批士人更直接投身工艺雕刻,创造出极具雅致书卷气的灵巧艺品。在一件隐起文士图笔筒(图5)中,隐起纹饰以书舍树林为背景,衬托出文士休憩的主题。观者可见到一位文人正以闲适之姿,侧坐于竹床之上,其背后屏风绘有山水祥日,一名仆童正自另一端从树下走来。整体构图平稳舒缓,线条刻画简洁顺畅,应为晚明时期的秀气佳作。


旧上海滩首富维克多·沙逊: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


5. 隐起文士图笔筒,晚明

以传世作品对照档案史料来看,学者朱家溍认为清代牙雕风格有江南和广东两大流派。前者如牙雕好手施天章和封岐等人,都是出自嘉定竹雕之封氏名门,他们以雕竹为主,兼擅牙、犀、木等的雕刻,都曾在养心殿造办处当差。后者则因拥有地利之便,大量进口象牙原料,进而发展出特有的牙雕工艺。经由清代牙匠的创意才能与高超技术,他们制作出大量既实用又美观的陈设对象、文房用具和装饰艺品,堪称中国牙雕史上的高峰成就。在沙逊的收藏中,有不少属于宗教人物的雕刻造像,包括如来、菩萨、罗汉、关公、寿老、魁星和八仙等,充分显示传统民间社会对于佛道题材创作的高度兴趣。其中有五件完成于乾隆年间的罗汉作品(图6),都呈现出胡貌梵相身形,其手持各类法器圣物,一脚站立于坐骑或物品之上,因具奇异脱俗之状而备受关注。


旧上海滩首富维克多·沙逊: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


6. 罗汉(两件),清乾隆

清代广东牙雕除了进贡给皇家御用、供应国内市场需求之外,还利用当地海外贸易的便捷环境,把对象输往国外而成为热门外销品。在沙逊的藏品中便有数十件属于此类,包括折扇、盖盒、提篮、模型和饰品。为了符合外籍顾客的要求与品位,广东牙匠在作品的造型设计、图案装饰和雕刻技法上,都费尽心力地加以调整与创新以满足远方客商。这些外销作品的风格手法,大多华丽繁复,着重奇巧纤细之事,能与西方的雕刻技术相互辉映。一件富丽堂皇的人物信架(图7),乃融合中西方的表现手法,在前方牙片开光内可见到中国传统的庭园人物景致,四周为起突花草鸟禽纹饰;而后方牙片中却出现一对具有翅膀的天使形象,并以镂空技术刻画边饰对象,具体显示出广式外销牙雕的精湛特色。


旧上海滩首富维克多·沙逊:如果没有收藏家,艺术史还存在吗?


7. 人物信架,晚清

藏品归宿:大英博物馆

今年6月27日,大英博物馆正式对外宣布,将接受维克多·沙逊爵士基金会捐赠的中国牙雕藏品共556件。消息一出,不但引发各界热烈讨论,也促使世人思考文博机构入藏征集作品的伦理问题。针对全球象牙制品的走私买卖议题,近年来在英国一直是争议不断的辩论焦点。为了响应这次因受赠象牙藏品而让大众舆论有所疑虑的事件,大英博物馆馆长哈特维希·菲舍尔(Hartwig Fischer)特地亲上火线回应指出,馆方接受捐赠之举并不代表支持当前的象牙贸易。眼前这些旧藏文物皆制作于很久以前,如何在博物馆的展示环境中,适当应用于文化教育及学术研究之中?广邀众人参与才是理想做法。现在馆方正加紧将这批藏品数字化,期待相关信息能早日公诸于世,以飨大众。

文|林逸欣,艺文工作者,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艺术史与考古系博士,专研近现代中国艺术文物收藏史

图|本刊资料室

本文图版取自Geni.com与Rose Kerr, Phillip Allen and Shi Ching-fei, Chinese Ivory Carvings: The Sir Victor Sassoon Collection, Scala Arts & Heritage Publishers Ltd., 2016

本文刊载于《典藏·古美术》中文简体版2018年10月刊。原标题:《维克多·沙逊爵士 收藏中国:近代英国藏家系列》。

泡沫资讯网 ,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
喜欢 ()or分享